Loading...

当局者和旁观者

0
(0)

“我是谁”“活着为了什么”讨论的是人生的终极问题,无论男人女人、大人小孩、富人穷人,都逃不过这一问。很惭愧,在过去的生命历程里,我并没有真正思考过这些问题。

自懂事之日起,“我”就是这具有名相、有形体、能跑会跳的血肉之躯;“我”就是那个由父精母血构建,带着基因密码的“我”。除此外,我还会是谁呢?

从小就被父母耳提面命,要好好读书,考大学,上不了大学,人生就没有前途。此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我生活的内容就是读书,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考大学。工作以后,人生又走进另外一种循环模式:赚钱—成家立业—继续赚钱……回顾成长岁月里所走的每一步,似乎都在被惯性推动着,机械式地完成每一阶段应有的任务,但自己却完全无感,并没有觉察到有何不妥——大家不都是这样生活的吗?

佛法告诉我们,除了身体,“我”的存在也体现在观念和心态上,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自己的情绪中,并误认为这些情绪就是“我”,于是生出了在乎,生出了烦恼。这,引起了我的深思。

重新审视走过的路,那个曾经的“我”如同影画戏中的角色,或因执著于利益生起嗔恨而树敌;或因执著于一己之见而产生口业;或因执著于感情而痴迷其中,无法自拔;或因心情不好而购物成瘾,烦恼日盛……故事中的我,哭哭笑笑,笑笑哭哭。

当我从当局者的身份抽离,化身为一个旁观者,去面对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我”时,发现自己曾经的每一个起心动念竟然是如此脆弱,无时不被外界的无常所影响,无时不被变化的情绪所牵引,经不起推敲,轻轻一碰,玻璃心便碎了一地。

学佛之前,对此我也并非毫无觉察力,却苦于没有标准去对照自己的观念,没有工具去修正自己的心态,行为上缺乏连续性和稳定性,生活品质的提升更是无从谈起。

进入三级修学后,才有了概念,逐渐认识到,幸福人生不在于物质的充盈,你是什么比你拥有什么重要得多;认识到我执是贪嗔痴的罪魁祸首,放下我执,才可以解脱烦恼,脱离痛苦,开发自性光明。

佛法帮我指明了路向,又给了我工具——依止三学八正道,通过八步骤三种禅修,针对每天的身口意,观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对治长久以来形成的劣根性和不良串习。

有了佛法的正见指引,我又从一个旁观者,重新回归到一个当局者的身份,在实践中尝试用所学到的智慧对照生活,检讨生活。发现自己的觉察能力开始提升,以前的生活就好比一踩油门到底,现在开始懂得点刹。

在事件发生之后,反思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念头生起时,不再像以前那样麻木和放任自流,会有意识地去收摄和隔断,不让烦恼一波一波地蔓延出去。

以前为人处世习惯以自我为中心,喜欢争抢,容易与人发生口角,容易心生闷气。现在,意识到“我执”非我,遇到事情时,我会先和自己对话:

那些是属于我的吗?是真的属于我的,还是我认为它是属于我的?

不争不抢,就不能属于我吗?这种方式是唯一的选择吗?

如果一味执著,结果会受到正向的影响,还是反向的影响?

为什么要别人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对待我?

要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要允许别人不接受我,不喜欢我。

更多阅读: 世界杯买分/盘口/太阳3下载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学习佛法,成就幸福人生

首先感谢各位佛友,观看在下的文章!在下学 Read more

每日一禅:人这一辈子,无非是个过程

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个过程,荣华花间露, Read more

《纪文达公笔记摘要》:僧忏前业

纪文达公,讳昀,清朝学者、文学家。官至礼 Read more

一息尚存,弥天之恶仍可悔改

弥天之恶,犹可悔改。古人有一生作恶,临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