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京报:超生被“调剂”的孩子不能下落不明

0
(0)

7月5日,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发布的《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引发热议。当日上午,天目新闻就此事致电全州县卫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未下发过这份“告知书”,此事应该是由负责信访工作的相关股室处理,“他们现在也正在开会处理调查,稍后会在人民政府官网上有通报。”

这份告知书显示: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告知书接着指出,信访人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该局对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触动大众神经的还是那句“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任何人都清楚,孩子不是商品,不是可以任人安排的资源,而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调剂”一词挑战了人的常识,也践踏了社会道德底线。在关乎个体生命这件事上,相关部门必须要慎重对待,绝不是一句“统一安排社会调剂”和“无任何记录”就能够草草了之的。

即便该事件因为计划生育产生,孩子也不可能凭空消失,总要有个下落。将父母和孩子分开,何等残酷残忍,作为负责这件事项的地方政府部门,更需及时纠错,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唐月英、邓振生夫妇找回亲生孩子。

特别是在当下“全国打拐”的背景下,又有不少父母倾尽全力寻子的先例在前,父母锲而不舍寻亲,其中的苦和难非常人所能体会,而这一切都源自于父母对孩子的爱。亲情和团圆是一个家庭的渴望,不能一句“无任何记录”就打发了唐月英、邓振生夫妇寻找孩子的请求。

对于舆论场上的诸多疑问,相关方面还是要有详细的调查回复。若确实存在相关人员失职、渎职的情况,相关部门还要及时查清、追责,这是对唐月英、邓振生夫妇的交代,也是回应大众关切应有的态度。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英国首相约翰逊将入职中国钻石公司?当事公司回应!

公司的确在做结发钻石项目,但项目还在研发 Read more

第33届华鼎奖提名公布 章子怡角逐新锐导演

7月12日晚,第33届华鼎奖中国电影满意 Read more

多位地级市市委书记近期升任省级政府副职

7月28日下午,湖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 Read more

身价4亿!奥尼尔 我投资了200多家公司 有30份代言

网易体育8月9日报道:众所周知,奥尼尔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