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汇旺担保】我的黄衫情结

0
(0)

2016年国庆,我又回到了我们的心灵家园——西园寺。这次,我终于了却了穿上黄色义工衫的心愿!

说起穿黄衫,要追溯到2012年。那年,我有幸成为第七届静修营的营员。初识佛法的我,对西园充满着好奇,对那些身着黄衫、穿梭在西园各个角落和岗位、脸上带着柔和笑容的义工师兄们更是充满着感恩和赞叹。他们用汗水和微笑,为我们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营员服务,让我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我暗下决心:我也要穿上黄衫,为营员服务。

2013年第八届静修营,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义工报名表,没想到,录取的师兄答复我,只有同修班的师兄才有资格报名义工。我的黄衫行未能如愿。

2014年4月,所在的城市终于有了第一个同喜班,我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我知道,只有自己精进修学,升到同修班,才可能实现心中的黄衫愿。但修学的道路并不好走,期间,我在精进和懈怠中交替前行。一直到学习了《无尽心灯照大千》和《让做事成为修行》后,作为小组长的我,突然感到很惭愧,发现自己除了修学不精进外,班级的事务也从未主动发心做过,别的师兄在前面轰轰烈烈地做义工,而我却躲在后面默不作声,这又何谈西园的黄衫行呢!

于是,在开班后的第六个月,我第一个举手报名读书会的护持义工,并积极参加相关的培训和共修。工作了四个月后,我负责了这项工作,并在师兄们的共同努力下把读书会常规化。这其中虽然有忙碌,有繁琐,有委屈,有抱怨,但更多的还是欢喜和感恩!因为,我又朝黄衫行迈了一步。

2015年9月,终于有资格报名静修营义工的我,看到了录取名单上自己的名字,心想,这次黄衫行总算如愿了!报到那天,我对递来白色营员衫的义工师兄说:“师兄,您拿错了,我是义工,应该是黄T恤。”义工师兄说:“没错,这次寝室长和营员们同吃同住,所以衣服一样,都是白色的。”我的义工岗位是寝室长,要着白衫!失落又失望,我又一次和黄衫擦肩而过。

看似简单的寝室长并不好当,尤其是对缺乏耐心的我,从十多名营员报到前的交通路线引导,到接站、报到、安顿,再到了解她们的身体状况、学佛经历、提醒安全等,事无巨细。接着又面临床位的调整,师兄间矛盾的处理,供养节目的排练,每天中午放弃休息时间的例会等等工作,对我都是一次次的考验。我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嘀咕:我自己都管不好,还让我管那么多的人,烦都烦死了!做事多好,简单明了,可以体现我的价值,看到成果。

在如此心行的支配下,我做得烦恼多多。尤其是在要求止语时,营员们仍窃窃私语;要求熄灯时,师兄们还在大声喧哗;要求晚上按时就寝,却还不见她们的身影……她们不听我的,我就不高兴,我看着自己的嗔心在一点点加重,直到一位营员师兄用行动敲醒了我。

那天,有位师兄发烧不能参加活动,另一名营员师兄主动和我留在了宿舍,给生病的师兄按摩、洗脚,她跑前跑后,没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这位营员师兄给我的触动很大,让我静下心来思考,义工到底是什么?

义工所做的不就是菩萨所做的嘛!菩萨做事没有身份、地位之分,菩萨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他人服务,不会要求众生听命于他。而我呢?抱着一颗分别心,粗暴地用衣服的颜色把义工和营员区分开来、对立起来,忘却了义工的职责,拔高了义工的地位,还试图在工作中让别人服从自己,忘却了最初做义工服务大众的初衷,想想真是惭愧!庆幸的是,当时自己还好没有穿上黄衫,否则只能给黄衫丢脸。

2016年5月1日,我再次来到了西园,被分到拣菜组做义工。这次虽然不发黄衫,但我已有心理准备,衣服于我,早已不在乎。因为通过修学和一段时间的义工行,我深深地体会到,每一个岗位的义工行,背后都有一颗猛烈的愿菩提心在支撑,而要真正地发起菩提心,要从去除分别,修习平等心开始。

2016年10月,也就是这次,我终于穿上了向往已久的黄衫!但我已没有了预想中的那份激动。我知道,身着黄衫比白衫多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份担当,也多了一份榜样的作用!黄衫不仅代表着笑脸、祥和,还代表着精进的修学成果。黄衫汗水的背后,还有一颗坚定的道心!

在此,深深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同修道友!因为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的殊胜模式,让我们在树立正见的同时,践行着菩萨道。

更多阅读: 手机卡 银行卡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学习佛法,成就幸福人生

首先感谢各位佛友,观看在下的文章!在下学 Read more

每日一禅:人这一辈子,无非是个过程

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个过程,荣华花间露, Read more

《纪文达公笔记摘要》:僧忏前业

纪文达公,讳昀,清朝学者、文学家。官至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