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众生

0
(0)

这两天一直在思考,做导读员一年来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今天早课之后,有一个词跳出来:众生。是的,通过导读,我改变了对这个词的认知。

先讲一个故事。前几天上海气温骤降,寒风凛烈之夜,有位60岁左右的阿姨,夜晚八点坐着公交车到一位朋友家中畅谈。第二天,她很高兴地告诉我:“我的这位朋友非常想参加读书会,可惜时间上总是不合适。昨晚我们说好了,先去参加学佛沙龙,然后参加菩提沙龙。我会陪她一起去的!”

原来,我护持的美兰湖正思读书会正在准备开班,可是人数上总差几位。这位阿姨踏着冬夜的漫漫长路去这位书友家里了解情况,并且答应陪伴她参加后面的活动。是的,陪伴,我没有做到的,这位阿姨书友做到了!到底是她在我这里学习,还是我要向她学习呢?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众生。

刚开始做导读员时,眼里的众生是:报了名不来的、来了也没有预习的……因此,我导读只有自己,只有法义。准备时,也会看个三遍法义,和师兄们路演,设想众生会发起的各种刁难。目的就是为了表现自己是一个好的导读员,不会冷场,不会被书友们难倒。

可是,慢慢地发现,真正深入书友内心的,并不是我个人多有渲染力,而是在他们一遍遍一句句的念诵中,法味所给予的滋养;真正能够感染到书友们,让他们愿意一次又一次来,最后愿意加入三级修学的,不是我在佛法上的学识,而是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有没有把法种到自己的心田里,活出来。

有一次,我们做“素食,不仅仅是素食”的主题。那天来的十几位书友,除了一位,其他都是吃素的。读书会快结束时,这位不吃素的书友问我:“我是吃荤的,真不好意思来。你们吃素的是不是都瞧不上我们吃荤的?”看着她的眼神,我忽然深深地感受到她的孤独感和不安。我完全放下了当期内容和企图说服她吃素的心,只是告诉她,我的家人也还是吃荤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眼神里的东西松了下来。

另一件事是一位书友被他学佛的家人带到我们这里,那天学习的内容是“财富与人生幸福”。他当时问我:“如果人人都像你们这样,社会怎么进步?家庭怎么生活?”他提问的语气和表情是含着怒气和挑衅的。交流之后,才慢慢地知道,那位带他来的家人准备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捐给寺庙。他今天来读书会,就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把他的亲人搞成这样子的”。我深深感受到他对亲人的关怀、他的迷茫以及正信佛法对他的重要。结果,在这次读书会结束之后,他非常欢喜,他明白了,自己家人错误地理解了佛法,他建议自己的家人“以后要多来来”。

我常常会在读书会后问自己:“我有没有因为吃素,引起他人的压力?吃素是为了慈悲,我有慈悲那些不吃素的人吗?我学佛有没有让身边人觉得不安,让他们觉得过于偏激?”这些思考,帮助我越来越清晰、坚定地走在三级修学的道路上。正是众生的到来,众生显现的各种困难、烦恼、痛苦帮助了我。随着导读次数的增加,众生于我不再是早晚做功课时各自忆念一次的对象,不再是一个词语,他们已经变得非常具体起来。

最近一次读书会雅集是做酥油灯。最后,当书友们一起拿着自己做的酥油灯,虔诚地礼佛时,在闪动的灯光中,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众生,不仅仅是需要我陪伴的人,更是来成就我的人!

更多阅读: 爱企查 菲律宾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每日一禅:人这一辈子,无非是个过程

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个过程,荣华花间露, Read more

《纪文达公笔记摘要》:僧忏前业

纪文达公,讳昀,清朝学者、文学家。官至礼 Read more

一息尚存,弥天之恶仍可悔改

弥天之恶,犹可悔改。古人有一生作恶,临死 Read more

永恒的记忆一一感恩我的大恩上师呷绒多吉

永恒的记忆:与上师的偶遇,看似平淡无奇, Read more